可怕的不是资金链问题 而是贾跃亭反常识的造车梦

编辑:小豹子/2018-11-07 16:09

  贾跃亭连续两次出现在《中国企业家》年会上。第一次,是2015年12月,结识了“贵人”柳传志,并带来一系列的实际利益;第二次,2016年12月,是为了可以举行一场免费的发布会。在这一场演讲之后,贾跃亭又收获了不少粉丝。

  结识“贵人”柳传志

  2015年12月,贾跃亭在《中国企业家》年会上结识了忘年交、中国IT界教父式人物柳传志。随后不久,柳传志到访乐视公司。

  在乐视北京总部,柳传志曾对贾跃亭说:“你们的做法确实非常大胆,而且能够有真正的突破。”柳传志认为,乐视能够引起传统企业深思的问题还有很多,“看到乐视的模式,我想我们的思路或许当时没有彻底地突破开,这里面也有我的问题。”

  作为前辈,柳传志非常欣赏贾跃亭,两人的感情快速升温。

  今年4月24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大会上,贾跃亭正式加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,当天为他授牌的正是柳传志。

  紧接着,在6月份传出联想控股投资乐视汽车的消息,但并未得到双方确认。

  9月20日,贾跃亭在乐视视频919晚会现场宣布,乐视汽车完成10.8亿美元融资,并披露了参与此次融资的投资方名单。投资方的阵容可谓超级强大,包括国家电网旗下英大资本、深圳市政府投资平台深创投、联想控股、民生信托、新华联以及宏兆基金等知名机构。从这次贾跃亭选择的投资方来看,包括了央企、政府背景的投资基金和知名民营企业。
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贾跃亭之所以同意参加2015年中国企业家年会,很重要的目的是结识柳传志。主办方还特意安排两人单独会谈。这一次会见,柳传志对贾跃亭的印象非常之好。所以,才会有了后来柳到访乐视,提出合作,介绍贾跃亭进入中国企业家俱乐部,以及联想控股投资乐视汽车等一系列事情。

  贾跃亭用自己的“颠覆理念”赢得了柳传志的认可与欣赏,柳之所以如此欣赏贾跃亭的颠覆论,可能源于对联想集团的恨铁不成钢吧(联想现状可参考多家媒体报道)。

  贾跃亭与柳传志的会面,对乐视而言无疑是一个关键时刻,参加这一次的年会,贾跃亭是有目标而来,并且从结果来看,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。

  乐视的人总是说,贾跃亭非常单纯,就是一个有执念的人,就是要做成心里想的那件事。其实,在商界打拼多年的贾跃亭绝不单纯,他做每件事的目标性都很强。

  说完他与老柳的故事,再看看乐视汽车融资的名单:央企、政府背景的投资基金和知名民营企业。如果再细心些,大家可以翻看乐视其他子公司融资对象,也基本上是这个路数。这里面是什么原因,无需多言。(或许,过几天懂懂会写一篇《乐视战车都绑架了哪些”大佬”》,呵呵。有兴趣的朋友,欢迎爆料)

  商有商道,贾跃亭为了心中的生态梦想,有意地结识IT教父、攀附央企、国企,是他聪明的一面,也是实现梦想的一条有效路径。

  拒绝平庸的颠覆者

  去年参加企业家年会,让贾跃亭收获满满。今年12月11日,处于风波中的贾跃亭再次勇敢地站在《中国企业家》的年会讲台,贾跃亭以“互联网生态模式代表未来”为题进行演讲。在主办方规定的1个小时中,是要求留下40分钟现场交流的。但是贾跃亭准备充足的PPT却足足消耗了四十多分钟时间。好,接下来可以回答两个问题……

  这一个月以来,缺钱的乐视正在缩减所有发布会的规模,甚至砍掉了一些发布。而一年一度的中国企业家年会的邀请,无疑是为贾跃亭提供了一个免费的大型发布会的机遇。

  贾跃亭勇敢现身,赢得了很多人的支持。

  博客中国创始人方兴东是其中的一个代表,他这样说:

  让所有质疑者和敌视者都沦为平庸、势利、短视的代名词,这就是真正伟大创业者必然的使命!中国太缺这样的企业家了!连我们寄予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厚望的BAT今天都如此世俗和功利,中国互联网情何以堪?偌大中国,无论是媒体、资本还是社会,难道会容不下一个乐视这样敢于超越前人的颠覆者?我不相信!勇敢前行,乐视加油!义无反顾,老贾加油!

  为什么很多人看不懂乐视,但选择支持乐视?

  贾跃亭说:在互联网行业日益走向垄断的当下,摆在乐视面前的有两个选择,一是按照安全而传统的老路走,去做传统互联网和硬件巨头主导产业里的延长线,等待被主宰的命运,或者被兼并收购后套现退出;二是挣扎破局而出,探索出一个全新的道路,成为拥有颠覆和价值创造力量的全新物种。

  其实,贾跃亭的这个思路是对的。雷军和周鸿祎以前都有过类似的观点。

  雷军是因为看到IOT的机会,才投资布局小米生态链,以投资 +孵化的模式,进入IOT领域,孵化出一批生猛的公司。

  雷军在与吴晓波的对话里谈到,构建这么一个复杂的商业模式,是为了实现对BAT的绕行战略。BAT挡在前面,他们已经拿到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船票,如果用同样的模式根本无法超越。于是,雷军把战场拉到IOT去,通过绕行战略实现对BAT的超越。

  周鸿祎最近在他的新书里写到:360的做法,是为了避开与巨头的正面交锋(BAT)。打侧翼战,要出现在巨头想不到的地方,或是出现在巨头排兵布阵很薄弱的地访,或者是出现在巨头不重视的地方。侧翼战,速度,聚焦,这就是我觉得在面对巨头时应该采用的一些竞争手段。

  贾跃亭、雷军、周鸿祎的布局,都是对BAT的绕行战略。贾跃亭的绕行策略,如果是以乐视网为起点,围绕内容构建一个生态体系,将把手机、电视作为内容的载体,成为用户体验内容不可缺少的环节。所以,乐视网、乐视体育、乐视手机、乐视电视、乐视金融、乐视云,都是这个生态上合情合理的存在。

  唯独汽车,在不恰当的时间以不恰当的形式出现在这个生态中。

  乐视二凤凰彩票官网(fh03.cc)股东曾强在接受《等深线》采访时表示:

  这就好比你前面有一座金山,有一个伟大的梦想,但你要知道走到金山有三个风险,第一是寒冬的风险,第二是弹药的风险,第三是出现冷枪的风险。对乐视来说,现在三个风险同时爆发了,这时候就要考虑棉衣是否足够,粮草是否足够,是否有防范冷枪的能力。

  所以要息怒,要非常冷静,能不能制止内心的野心,能不能控制自己,往往决定着最终的胜负。对于贾跃亭贾总来说,在伟大与韬光养晦之间一定要把握一个度,战略的方向是对的,在今天一步一步跋涉的过程中还必须要有一个度的把握。

  乐视生态的基础环境还没有构建起来,就要投资一个与生态关联效应薄弱的汽车业务,并且汽车业务的投资总额,甚至会高于其他所有业务。

  也就是说,在乐视生态还非常脆弱、需要补养的时候,就要把这个生态所有的营养都抽掉,去培育一个新物种。这个新物种在短期内没有能力反哺生态,只会像吸血鬼一样,吸干生态里的少得可怜的能量。而有的人,称之为颠覆?!

  生态的构想本身没有错,但是要一步一步实现。在曾强看来,乐视的问题不是资金问题,“如果是资金问题,我们还可以随时拿出50~100亿来支持他,乐视缺的是在组织结构、公司治理、未来战术执行上的问题。”

  作为乐视网的重要股东,曾强早就看到乐视蒙眼狂奔造成的战略混乱,他认为乐视汽车、易到、乐视体育三个项目太疯狂,而没有参与投资。

  在贾跃亭的内部信中透露,“我们的资金和资源非常有限,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,已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。”但这点钱离实现贾跃亭的汽车还很遥远。即使教父柳传志伸出援手,乐视汽车上一轮完成10.8亿美元融资,但现实是,汽车项目已经受资金所困,大大放缓了节奏。

  贾跃亭称:如果没有意外,1月3号将会是震惊世界的发布会。是指在今年的CES上,乐视汽车将发布一款可以量产的汽车。

凤凰彩票网(fh643.com)

  但(模型车)发布之后,在哪里生产呢?

  美国内华达州的法乐第工厂已经停工,乐视称原计划2017年投产,现在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。12月9日,乐视拍下中国浙江德清县的一宗土地,以2.79亿元成交,将投资200亿建汽车制造基地。可是,还不知道乐视的钱在哪里?

  此外,还有美国加州和中国天津蓟县,当地政府都得到了乐视抛出的橄榄枝,宣称要在当地投资建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,但这两地政府已经眼巴巴地盼了良久,连正式协议还没有签,更不要说投资了。

  尾声:汽车就是汽车,别当房子来盖

  这一次出席企业家年会,贾跃亭比较清晰地阐述了他的汽车蓝图:

  现在的乐视电视将成为未来汽车的显示系统;现在的乐视手机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大脑;现在的EUI将成为未来汽车的神经中枢;现在的乐视影视,体育,音乐,车联网将成为未来汽车的娱乐服务系统;现在的乐视云平台将成为未来汽车的人工智能,自动驾驶平台;现在的易道和零派乐享将成为未来汽车共享的平台。看似不相关的产业,在我们的眼里,都是未来汽车价值迁移后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。

  贾跃亭认为,汽车产业的价值链正在被重构和迁移——汽车的核心价值从交通工具变成一个全新的交通互联网生活场景。就是说,所有人还以为汽车是一个出行工具时,贾跃亭已经“看到未来“”——汽车将是一个交通互联网生态系统。

  当有一天乐视让它集电动、智能、共享与互联网于一身的时候,它将颠覆整个汽车产业。“当汽车和互联网将要融为一体时,将会出现超越苹果的公司,而乐视将最有可能成为那家公司。”

  可是,懂懂想说:汽车的本质就是交通工具,所有的创新都应该围绕提升驾驶效率和驾驶体验展开,所以才有业界的众多共识:我们认为纯电动汽车是合情合理的,无人驾驶是合情合理的,共享汽车也是合情合理的。

  而贾跃亭所谓的颠覆整个汽车产业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,他是想把汽车变成一个移动的智能化客厅吗?也只有这样解释,才能牵强地将汽车纳入乐视生态。

  移动的智能化客厅,会不会是我们二三十年之后的生活状态?没有人知道。也许贾跃亭的理想状态有些道理,但为了二三十年以后的所谓梦想,现在押上全部的身家(包括股东的身家),甚至不惜拖垮其他有生命力的、为用户喜爱的业务,这就不能称为战略,而是执拗。

  曾强说:“我觉得汽车可能对贾总来说是一种诱惑,尤其是对这个年龄的男人。现在看乐视的七个生态叫一个品牌,都是乐视系。但我认为乐视汽车不应该叫乐视,它会拖垮这个体系,而且汽车目前的反哺性并不强。”